Vroman's is OPEN for limited in-store shopping seven days a week

D-Day女孩:以柔克剛的間諜故事,二戰中擊敗納粹的祕密武器 (Kobo eBook)

×

Warning message

Mean Menu style requires jQuery library version 1.7 or higher, but you have opted to provide your own library. Please ensure you have the proper version of jQuery included. (note: this is not an error)
D-Day女孩:以柔克剛的間諜故事,二戰中擊敗納粹的祕密武器 Cover Image
$12.83
Available Now

Description


《植物獵人的茶盜之旅》作者最新力作

敘述二戰不為人知的女力故事

解讀英美法機密檔案、還原二戰倖存者記憶

○○七間諜故事原型、各國戰略情報局機構藍圖

神祕的代號、不為人知的地下工作,她們隱藏身分、參與戰鬥,不期待得到榮耀

她是女兒、她是媽媽、她是太太,她們是二戰成功背後的無名英雄!

相同的任務男性得到維多利亞十字勳章,女性卻只能獲頒文職獎章。

女性的薪水與軍階較低、戰爭撫卹金也因性別而被低估。

女性加入戰場無法獲得應有報酬,是沙文主義、還是階級歧視?

「扣人心弦的故事。有間諜、羅曼史、蓋世太保、爆破火車、勇氣、忘恩負義的叛徒(多的是)——且全屬真實。莎拉・羅斯會讓讀者對邱吉爾特別行動處的女子驚奇不已,她們冒著極大的風險,對抗納粹,為D日鋪路。」——艾瑞克.拉森(Erik Larson),《白城魔鬼》(The Devil in the White City)與《死亡航跡》(Dead Wake)作者

「你的任務是:今天就閱讀《D日女孩》!你不僅會讀到間諜故事中迷人的代號、化身、掩護身分,更因為這群娘子軍在為眾人利益戰鬥時找到了自己,使得這段歷史顯得重要。」——麗麗・柯貝爾(Lily Koppel),著有《太空人之妻子俱樂部》(The Astronaut Wives Club)

「這本書不僅是令人無法釋卷的間諜故事,讀起來宛若小說精彩,更讓我們明白,波瑞爾、珊桑與德巴薩克三位傑出的女性,應該納入我們的歷史書籍中。」——蘇珊娜‧卡哈蘭(Susannah Cahalan),《我發瘋的那段日子》(Brain on Fire)作者。

「莎拉・羅斯以絕佳的技巧與情感,描繪一群卓越的女性冒險犯難,讓抵抗運動成員在二次大戰最黑暗的日子活下來。她們不計任何風險代價,讓所愛的人、國家與民主獲得自由。讀者會讀到間諜與蓄意破壞、高爆炸藥、創意的騙局、淫穢的詩變成密碼金鑰——精彩得停放不下書。」——傑森・法貢(Jason Fagone),《破解密碼的女子》(The Woman Who Smashed Codes)作者

「莎拉・羅斯的間諜冒險會讓人全神貫注,讀著被遺忘的二戰女英雄不可思議的故事,她們大膽、現代,是打敗法國納粹的關鍵。研究詳實、文筆精彩,還有溫斯頓・邱吉爾串場——堪稱是世人屏息期待的D日佳作。」——凱倫・亞博特(Karen Abbott),《第二城之罪惡》(Sin in the Second City)作者

「莎拉・羅斯的精彩作品,以嶄新、刺激的敘述,展現女性間諜靠著勇氣與膽試,協助一九四四年六月六日的勝仗。」——艾利克斯・克修(Alex Kershaw),著有《貝德福男孩》(The Bedford Boys)與《間諜大道》(Avenue of Spies)

這是個充滿戲劇張力,卻鮮為人知的故事,訴說英國菁英間諜機構所招募的奇女子,為盟軍鋪設通往勝利的道路。

一九四二年,盟軍節節敗退,德國攻勢凌厲,英國每個健壯的男人都在打仗。溫斯頓・邱吉爾認為英國面臨存亡,遂設立祕密間諜機構「特別行動處」,這裡訓練的間諜會爆破、會精準射擊,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邱吉爾說,他們的工作是「讓歐洲燃燒起來」。但是大多數男人都已上前線,特別行動處不得不如做出破天荒之舉:招募女性。三十九名女性響應號召,置個人生死於度外,離開家鄉,到法國從事蓄意破壞。

在本書中,莎拉・羅斯依據近年解密的檔案、日記與口述歷史,將二戰時期三位非凡女性的驚險故事娓娓道來。安德莉・波瑞爾是個鬥志旺盛、有街頭智慧的巴黎人,曾炸毀電力設施,引來蓋世太保窮追不捨;歐黛特・山桑是住在郊區的母親,婚姻並不美滿,因此把特別行動處的號召當成機會,藉以逃離家庭生活,進入有意義的冒險;莉絲・德巴薩克是來自殖民地的上流社會,獨立勇敢,也是組織中臨危不亂的「女王」。她們一起摧毀鐵道,突襲納粹,規劃越獄,收集關鍵情報,為了諾曼第登陸打下基礎,促成戰爭的轉捩點。

《D日女孩》以嚴謹的研究與慧黠文筆寫就,提醒我們這些出於政治動機的女性具備的勇氣與力量,即使在風險高得難以估量的情況下,仍達成無比的成就,也激勵我們為自己的反抗目標前進。

三位主角介紹:

歐黛特・山桑(Odette Sansom, 1912-1995)

歐黛特・山桑。在法國出生,後與英國人結婚,搬到英國鄉村,生了三個女兒。她的父親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陣亡,家鄉遭到納粹占領,先生也上了戰場,與德國有國仇家恨。她不喜歡無趣的主婦生活,認為加入報效國家的冒險行列,人生會更有意義。雖然她不願拋下三個女兒,最後仍決加入英國特別行動處。

特別行動處原本不認為山桑是優良的間諜人選,在訓練過程中給的評語是她不夠聰明謹慎,但是有驚人的毅力,或許在法國有一番作為。她的跳傘成果不好,因此和其他人不同,並非靠著跳傘降落法國,而是輾轉從直布羅陀搭偽裝成漁船的走私船隻抵達法國,之後加入彼得・邱吉爾(Peter Churchill)的網絡,協助通風報信,以無線電發布秘密訊息,安排降落傘降落等等。後來,她和彼得・邱吉爾愛上彼此,兩人同心協力,在法國南部協助法國抵抗運動分子。

但是在一九四三年,納粹的秘密警察蓋世太保逮捕他們。為了保住一命,山桑不斷告訴德方她的上司是英國首相邱吉爾的親戚。其實彼得和首相邱吉爾根本沒有親戚關係,山桑只是認為,這樣說能讓德國人以為他們有利用價值,不會輕易就殺死他們。

山桑起初被禁錮在法國,後來被送到德國的拉文斯布呂克集中營,遭受酷刑虐待。德方要她供出其他間諜的資訊,不僅以燒傷他、拔去她的腳指甲、毒打、不給飲食,但她堅持不說。幸而山桑活了下來,沒有死在獄中。在戰後審判時,珊桑的證詞更成為指控集中營與戰犯的重要證據。

莉絲・德巴薩克(Lise de Baissac, 1905-2004)

德巴薩克出生在英國殖民地模里西斯的法國富有家庭,一九一九年舉家遷回巴黎。在法國遭到佔領之後,她兩個哥哥加入英國軍隊與特別行動處,莉絲也跟著來到英國,加入特別行動處的間諜行列。在訓練過程中,訓練者稱他相當冷靜,是傑出的一員。在一九四二年,和波瑞爾以跳傘的方式來到法國,執行機密任務,這兩人是第一批英國女性傘兵。

德巴薩克和其他女性成員不同,不僅負責傳信與支援,甚至還負責成立新的秘密網絡。她偽裝成一名法國巴黎的寡婦,為了逃離首都的緊張與食物短缺,來到普瓦捷避難。她就住在繁忙的鬧區街道,離蓋世太保總部不遠,大膽的她把最危險的地方當成最安全的地方。她還佯稱自己是考古學家,常騎著腳踏車在「做研究」,實際上是在傳送情資,觀察地形。在一九四三年八月,她的網絡遭到蓋世太保破解,於是她逃回英國。

然而在一九四四年,莉絲再度回到法國,展開偵查情資工作,把情報送給盟軍,供諾曼第登陸使用。而在D-DAY之後,她持續破壞行動,炸毀鐵路,傳送情資回英國,為日後的眼鏡蛇行動鋪路(這項行動確保了諾曼第登陸的戰果,使得德軍的西戰線全面崩潰)。

莉絲的大膽冷靜,可以從她屢屢直接面對德軍時看出。後來德軍在節節敗退之時,會以民宅當成軍營。有天莉絲回到租屋處,便發現德軍已經在她家中,但德軍讓她回房間收拾衣服。這時莉絲發現,德軍已攤開了她的降落傘,當成睡袋,幸好沒發現那是什麼。另一次是她在騎單車,傳遞情資時也被納粹攔下,幸好她冷靜把掉出來的收音機設備踢進土中,化險為夷。

安德莉・波瑞爾(Andrée Borrel, 1919-1944)

波瑞爾出生於法國巴黎郊區的勞工階級家庭,很有運動細胞,姊姊說他是個「男人婆」,喜歡和男孩子一樣運動,熱愛登山與騎自行車。在二次大戰爆發之前,曾前往西班牙,協助對抗有納粹支持的法西斯政府。然而她發現大勢已去,便回到法國。在大戰爆發之後,她原本加入護理團隊,但在醫院屢遭關閉、法國淪陷之後,她加入了法國抵抗組織,並在一九四二年輾轉來到英國,加入特別行動處。訓練官對她的評語是,聰明可靠,可以在任何情況下獨立自主。

在一九四二年九月,她跳傘降落在法國(德巴薩克緊跟其後),是第一個跳傘降落法國的特別行動處女性間諜。她對巴黎相當熟悉,加入了暱稱Prosper(正式名稱為Physician)的情報網,展現出一流的能力,不僅建立更多情報網,也運送武器、破壞德軍設施等等,獲得指揮官與同儕的大加肯定。

波瑞爾始終保持樂觀,相信法國會解放,德軍必定失敗。然而在1943年,波瑞爾同樣遭到蓋世太保逮捕。她在監獄中偷偷把信藏在要交給姊姊的換洗衣物裡,並請姊姊傳遞訊息。不過,波瑞爾仍在獄中遭到注射毒針,並送往焚化爐。據說她被送進焚化之前醒來,設法抵抗,但沒能成功。她最後大喊:法國萬歲。那時她才芳齡二十四歲。

除了這三名女子之外,作者也以詳實的史料,記載當時法國戰時社會的情景。作者同時提到其他女間諜的故事,包括比安德莉和莉絲更早在法國當地活動的間諜依芳・魯德烈特(Yvonne Rudellat,1897-1945)、維吉妮亞・赫爾(Virginia Hall,1906-1982),以及後來的瑪麗・賀伯特(Mary Herbert,1903-1983)等等。她們或許是看起來不起眼的中年太太、身懷六甲的婦女,卻幫重要軍事行動鋪路。此外,這些遭到蓋世太保查獲的地下反抗網絡,往往是有雙面間諜通風報信,書中也提及了這些「叛徒」的反叛心路歷程。